Nickel and Dimed: On (Not) Getting By in America

Home » Book » Nickel and Dimed: On (Not) Getting By in America
Nickel and Dimed: On (Not) Getting By in America

7/10

我在底层的生活

同情心爆棚是好事,也需要切实的政策帮助穷人。一共四章,前三章分别讲的是她当侍者、女佣、服务员的经历,第四章叫成果评估,对她的调查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

第一个结论是,一个身体健康的单身人士,无法靠辛劳的汗水养活自己,原因就是薪水太低、房租太高。富人和穷人在开放市场里竞争住房,穷人没有胜算,富人永远会用高价把穷人住的地方买走,拿去盖大楼、盖高尔夫球场,穷人必然要住进更贵的、更荒凉的、离工作场所更远的地方。社会对低收入者的住房危机是不以为然的,政府认定贫穷的标准,还是看食物支岀占家庭收入的多少,而食物通货膨胀的速度较慢,房租却是总在上涨。

她的第二个结论是,低薪工作限制了一个人的行动能力,剥夺了一个人的基本公民权和自尊。她当侍者的时候,经理可以检查她的皮包,看她是否偷了盐罐。经理会禁止员工交谈,禁止闲聊,管理人员和一大堆工作准则都在提醒你,你在社会阶层的序列中处于一个多么低的位置。低薪劳工要接受许多羞辱,入职时要接受药物检测、人格检测,不断被监视和斥责,如果你被弄得感觉自己没价值,就有可能认为自己就该领那么点儿工资。

本身不贫穷的人很难理解贫穷那种极度痛苦的状况:一个小热狗就是一顿午餐,一辆拖车就是家,一旦生病或受伤,就得咬紧牙关用工作撑过去。这都是非常悲惨的体验,而富人或者中产阶级,越来越不想和穷人分享空间和服务。他们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搬到同一阶层居住的地方,不搭乘公共交通,富裕的年轻人也不会在暑假打工,体验穷人的生活了,他们不愿意干让人满头大汗、薪水低又对大脑没什么好处的事情。富人和中上阶层总以不耐烦的态度对待穷人,他们依赖低薪劳工付岀的劳力生活,却不会产生羞愧。

Posted in: Boo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