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秋》与“汉道”

    围绕儒家和法家的争论展开。 第一,儒家和法家从斗争到合流,主要是通过法律的儒家化。汉武帝时期是法律儒家化的开端。汉朝当时面临着法律和文化不兼容的问题,于是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意见,按照《公羊传》中提岀的“以德化民”思想,开启了法律儒家化的进程。 第二,西汉中后期,儒法两家又陷入了斗争,法律的儒家化进程一度被打断,这是因为《谷梁传》中恢复周礼的空想暂时成了主流。《左传》的重新发现为这种主张提供了依据,王莽的岀现也促使这种主张被付诸实践。于是在儒生的支持下,王莽发动了“托古改制”运动,引发了灾难。 第三,东汉时期,经过灾难洗礼的儒生冷静了下来,开始意识到法律儒家化比恢复周礼更为现实。于是光武帝刘秀一边用谶纬压制儒生的批评意见,一边重新推崇《公羊传》,将法律儒家化推向深入。这带来了儒法两家的最终合流。古代中国的“以德治国”和“以法治国”经常是一回事,这背后是儒法两家从斗争到合流的历程。

    《春秋》与“汉道”
  • 尘几录

    陶渊明的诗和他这个人,其实是在漫长的时间里筛选出来的一种可能性。这个可能性,最终成了一个巨大的文化神话。塑造陶渊明,是古代文人上千年来共同谋划的一个局。你、我,只是加入局中的当代玩家而已。

    尘几录
  • Politics in the Ancient World

    在古代西亚和埃及那样的君主专制地区,还有帝国时代的罗马,都不存在这本书分析的那种政治。专制君主治下虽然也有讨论和争执,但最终的决定权属于君主。相反,古代雅典和共和时期的罗马,政治是全体公民的共同事业。国家大事不能交给一个入或者一小群人来独断专行,普通民众直接参与进来。这种政治背后的社会结构特征,是贫穷与富裕的公民之间的合作与斗争。芬利对雅典民主的深入研究,改变了学界长期以来对于城邦民主的负面评价。他对罗马政治的分析,也挑战了过去长期流行的那种认为罗马是铁板一块的寡头统治的观点。

    Politics in the Ancient World
  • 靖康之变

    洗白北宋的一本书。 靖康之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悲剧。在过去的印象,主要责任人是宋徽宗和佞臣蔡京、童贯等人。好像如果没有这一群昏君佞臣,北宋就不会灭亡。历史并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徽宗等人确实应该为靖康之变负责,对于北宋来说,很多措施都是“双刃剑”,既解决一部分问题,又带来另一些问题。这一点在军事领域最为突岀。北宋初年的“抑武”政策,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当时的问题。从此之后,武将篡权作乱的事情就基本没有再发生,北宋也得以摆脱“五代”时期的命运,社会也因此稳定了下来。这是“抑武”政策有益的一面,但却也埋下了军事羸弱的祸根。北宋的兵制也同样如此,一方面它解决了流民问题,稳定了社会治安,但却造成了军队战斗力的低下。不是要对北宋的“抑武”政策和人物进行批判,任何一项措施,在制定的时候,都是针对特定问题的。而当特定的问题被解决之后,政策本身就应该被调整,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推行下去。

    靖康之变
  • 论学者的使命 人的使命

    费希特哲学体系的构建,是在欧洲启蒙运动大背景下,对人类的理性能力抱有乐观心态的情况下完成的,他相信人类不仅可以实现在自然上的进步,也可以实现社会生活上的进步,最终实现人本身在精神上的完满,也就是人的绝对统一。

    论学者的使命 人的使命
  • Law and Revolution: The Formation of the Western Legal Tradition Reprint Edition

    法律与革命 刷新了马克思与韦伯的社会学理论对法律的看法,重新解释了近代西方法律的形成。 西方文明之所以独特,就是因为它拥有独特的法律制度、价值和概念。西方法律的制度、价值和概念被有意识地世代相传数百上千年,形成了强大的传统。西方法律的传统诞生于11世纪的教皇革命,它使罗马主教成为教会唯一的首领,把神职人员从皇帝、国王和封建领主的控制下解放了出来。它使教会成了一个法律共同体。西方第一个现代法律体系,也就是教会法由此形成。教会法又引领了王室法、封建法、城市法等等世俗法律体系的形成。它们之间是多元并存、相互竞争的关系,共同塑造了西方法律传统。

    Law and Revolution: The Formation of the Western Legal Tradition Reprint Edition
  • 汉代农业

    农业起源教科书 第一,汉武帝把重农抑商从观念变成了制度,推岀了“盐铁官营”和财产税等政策。他的主要目的是阻止土地兼并,避免豪强坐大,威胁皇权。 第二,汉武帝的重农抑商政策反而加剧了土地兼并,因为经商受到限制以后,豪强更加倾向于土地投资。土地兼并导致一些农民向边远地区移民。在新移民地区,生活条件比较差,地方官容易胡作非为,老百姓还拥有自己的领袖。一旦遇上天灾,这些地区就可能爆发起义。 第三,重农抑商政策还与一个历史现象密切相关,那就是古代中国长期无法走出马尔萨斯陷阱。工商业得不到发展,科学技术也就无法进步,人口增长和科技进步之间就无法形成良性循环。于是古代中国无法走出马尔萨斯陷阱,不断上演王朝兴衰的周期律,最终在1800年被欧洲甩在身后

    汉代农业
  • The Secret Life of Dust: From the Cosmos to the Kitchen Counter, the Big Consequences of Little Things

    奇妙的尘埃 从很小的地方入手讲了一个奇葩的问题 首先,尘埃是宇宙万物信息最真实的记录者。他们因为数量繁多、体积微小,所以时常被人忽略。且这些讯息会伴随尘埃的移动,被带到宇宙和地球的各个角落。 其次,尘埃里藏着地球与生命历史的过去。只要懂得如何去破解这些讯息,可以从尘埃上了解到地球生命演化的过程,以及人类历史当中许多隐藏的细节。 最后,尘埃对生活有着很多影响。没法摆脱尘埃,而尘埃在入类生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既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没有尘埃,人们就不可能正常生活。但许多尘埃,也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The Secret Life of Dust: From the Cosmos to the Kitchen Counter, the Big Consequences of Little Things
  • 秦汉之际的政治思想与皇权主义

    从权力的内在逻辑剖析了中国自秦汉时期就逐步确立的皇权政治,首先在思想上树立了皇权的至高无上,而后分别针对世俗的百姓阶层和朝廷的官僚阶层建立不同的制度来让皇权深入人心,比如针对百姓建立宗庙制度、年号制度和宫殿制度;针对官僚建立廷议制度。以此得出,中国的皇权其实塑造了皇帝与中间阶层的矛盾,本意是强调皇权下人人平等,应该是“天高皇帝近”,而非“天高皇帝远”,这也造成了中国古代造反之人往往都是打着平等的旗号追求皇权的奇观。 第一,秦国在统一天下以前,实行军功入仕为主,多种选官途径并存的制度。在统一天下以后,由吏入仕逐渐成为主流。精通法令,能够忠实执行命令,成为选官最重要的标准。这导致官员在行政中认法不认人,缺乏人情味,秦朝的灭亡和这一点有密切的联系。 第二,为了解决秦朝选官制度的问题,汉文帝开创了察举制。汉武帝又创立了一年一度的举孝廉制度,察举制于是走向了成熟。察举制在东汉时期逐渐被豪族把持,在魏晋时期发展成了九品中正制,这标志着察举制的变异和衰落。 第三,汉朝创立的察举制又导致官员和地方势力相结合,成为一个上通下达的士大夫阶层。皇帝为了制约士大夫,经常拉上宦官做帮手,“皇帝一宦官一士大夫”的权力大三角也就成型了,这成为中国古代政治的基本权力结构。中国历史上的三次宦官专权时代,也就是东汉末年、唐朝后期和明朝晚期,背后都是这个权力大三角在起作用。 你看,汉朝为了解决秦朝的问题,创立了察举制。察举制虽然解决了旧问题,又产生了新问题,留待后人去解决。人类制度的演化,就是这样一个不断解决旧问题,又产生新问题的过程。

    秦汉之际的政治思想与皇权主义